Little Fall of Rain

Just another hideout for my insecure little broken soul.

[翻译][Heroes] Love's the Burning Boy(02)

第一章


第二章
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把手里那片纸头上的地址检查了第四遍。他对布鲁克林的这一带并不熟悉,这令他不由得质疑自己孤身一人深夜来访是否明智。他把公文包换到左手,正准备去掏手机时,只见一个黑人从阴影中现身向他走来。他看起来有点眼熟,但Mohinder没法把这张脸安上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Suresh?”男人走近他发问,Mohinder小心地点点头。“好,跟我来。”男人说完便轻快地走向街边。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,想见Hiro,他就得按Hiro的规矩玩,于是他跟了过去。男人带着他穿过后巷和空荡的停车场,Mohinder每隔几秒就紧张地四下观望,直到他们来到一条死胡同,高大的砖墙阻挡了去路。那个陌生的男人转身看向Mohinder,“把公文包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别了,”Mohinder回应道,“里面有易碎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可不想摔了它。”男人平静地伸出手,Mohinder不情愿地把装着药品的包递了过去。“谢谢。”男人一手接过公文包,一手抓住Mohinder的手腕把他往砖墙的方向拉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惊恐地后退,但男人的力气太大,Mohinder只能跌跌撞撞地冲向那面墙,然后冲进了墙,他有种仿佛在自由落体的失重感,又好像四面八方都在挤压着他,接着便一切如常。他踉跄着停在墙的另一面,他的那位同伴关切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?”Mohinder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问到底是他妈的发生了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苦笑起来,“跟着Hiro的人里有一些,就几个人,我们从未被抓,也从未被’治愈’。”他最后两个字仿佛淬了毒似的,Mohinder不由得缩了缩肩膀,但男人已转身走开。又走过一条巷子之后,男人再次抓着Mohinder穿过一道金属门。这回Mohinder做好准备严阵以待,结果依旧还是头晕转向。上了两层楼,穿过走廊,男人把公文包还给Mohinder,敲响了144号的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一个模糊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打开门示意Mohinder先进去。屋子里没什么东西,一张木板桌上堆着笔记本电脑和各种电线,几张折叠椅上坐着怀疑地望向Mohinder的人。Mohinder迅速地瞟了一眼他们的手腕,注意到有些人有奴隶纹身。接着人群散开,Hiro Nakamura从电脑前转过身,几乎露出了一个微笑,“Mohinder。”他轻轻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人跟过来,”护送Mohinder前来的男人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,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了,D.L.。”Hiro开口,“麻烦你告诉大家Suresh博士到了。”那个男人,D.L.,点了点头消失在屋子另一侧的门后。Hiro看向Mohinder,“能见到你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,Hiro。”Mohinder确实觉得开心。Hiro看上去成熟了,不再像他们初遇时那么天真乐观,他现在英文讲得好极了,虽然还带着那么一丁点口音。Hiro的袖口也露出单螺旋的纹身。看着眼前因为这几年间发生的种种而变得稳重又自信的Hiro,Mohinder不禁有点难过。他向自己的老相识走了几步,又尴尬地停住脚步,既不愿也不能在这些陌生人面前握手或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高兴你今天能来。”Hiro总算打破了僵局,屋子里的其他人也开始继续聊天,那令人不安的审视终于结束了。“我们刚完成了一次营救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营救?”Mohinder慌了神,“Hiro,你确定现在要冒这个险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不扭转时间和空间,也有我能做的事,Mohinder。”Hiro轻笑了一声,“做英雄不是靠超能力。而且我们今天有援手,我觉得你还是知道……”他停下话头,屋子另一侧的门开了,D.L.和另外三个男人走了进来。“呃,你等下就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新来的三人里两个是陌生人,但第三个……第三个人就算化成灰Mohinder也认得。人是不可能忘记这样一张邪恶的脸的,更何况是杀父仇人的脸。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恐慌地看向Hiro,“他在这儿干什么?”说着便责难地指向Sylar。

        Hiro平心静气地开口,“Mohinder,他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Sylar是个杀人犯!”Mohinder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这露骨的敌意令屋里的人都有些坐立不安,D.L.面露威胁想上前去,Sylar伸手拦住了他。“Gabriel。现在我是Gabriel了。”他柔和地跟Mohinder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依旧是个杀人犯。”Mohinder啐了一口,“Hiro,到底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Gabriel是我的团队成员。”Hiro迅速解释道,“我正打算告诉你。”Sylar走近Hiro,搭着他的手臂用另一种语言低语了些什么,日语?“不,你留下。”Hiro答他,接着又望着Mohinder,“相信我,教授。他站在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做了个悠长的深呼吸,视线一刻不离Sylar,“Hiro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Hiro诚恳地回应,“Gabriel已经加入我们有几个月了,他帮我们完成了这次营救。我们救回了7个人,而头一次没有损失任何人手。要是Gabriel不在,我们一定会有伤亡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些还保留着超能力的人真的能完全扭转局面。”D.L.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简直不敢置信,“Sylar还保留着超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Mohinder,拜托了。”Hiro小心地走到Mohinder身边恳求,“Gabriel是团队的一员,他在用超能力做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偷来的能力。”Mohinder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无法改变过去,Mohinder。”Sylar语调柔和,“但我能用我夺取来的能力帮助那些还能被救助的人。你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刚想继续争论,却因为Hiro哀求的眼神而住了嘴。Hiro信任Sylar,这就够了。再说,Sylar说得没错,如果他们想要形势有所改变,那他们就需要他,需要仍能使用特殊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Mohinder,我们有活儿要干。”听到Hiro的提醒,Mohinder点点头,暂且放下了跟Sylar的恩恩怨怨。“我们得去看看今天营救出来的那些人,他们等着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人里有……有我们曾经……?”Mohinder低语,只让Hiro一个人听到。他深刻地记得Sylar听力超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个我在找的人,你可能也记得他。其余的……”Hiro耸耸肩,“我们得去看看才知道。”他转身望向神情紧张的众人,“我带教授去见我们的客人,D.L.跟我们一起来。Gabriel,我们离开时你来负责。”要是Hiro有注意到Mohinder的一脸困扰,他也不予置评,“保护好他们,Gabriel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Sylar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Hiro和D.L.出门之前,Mohinder还是忍不住向Sylar投去责难的视线,却意外地发现Sylar望着他们,满眼悔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摊主远没有Nathan先前打过交道的那位干净整洁。小个子,油腻的小胡子和略微的斗鸡眼令Nathan想到某种啮齿类动物,再来件格子西装,他简直就是个教科书式的二手车销售。这个摊子的奴隶明显都是转过好几手的,带伤的,生病的,还有些有残障的。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奴隶生活,那些总也停不了打架的,或是在重压之下崩溃的,最后都会沦落至此。这儿有三排笼子,即使每个笼子只装了一个奴隶,这个摊子的奴隶数量也比Nathan这一天逛过的哪个摊子都多。不论哪个阶级,沦落底层的总是比混迹上游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?”摊主问道。Nathan对这种油滑的客套没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男性,年纪别太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满18岁?”摊主色迷迷地挑眉,暗示着那些龌龊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Nathan保持着无动于衷,“我想看看都有什么可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要是告诉我您打算拿他干什么的话我可以帮您挑选,这儿有些……”他讥讽地朝那几排笼子挥挥手,“不太适合做某些工作。还有些,需要……强硬手段对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手段足够强硬。”Nathan冷酷地说道,“给我看看商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摊主不大情愿地点头,领着Nathan走向通往第一排笼子的水泥通道。Nathan走得很慢,沿途瞄着每一个奴隶,时不时停下来仔细审视了几个,令摊主极为不耐烦。过去的三年里,Nathan一直试图避免去想象Peter成为了哪种奴隶,他太容易想到无比糟糕的场景。其实还有一种可能,更糟的可能,Peter可能是那些在奴隶中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之一,Peter可能在很安全的地方,过得幸福快乐,被人珍视疼爱,他根本不需要Nathan来拯救他。但所有猜测都毫无意义,Peter要么在这个拍卖场,要么不在,而Nathan会回到西切斯特等着下一个线报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主一路指着各个奴隶给Nathan介绍他们的特质,想评估出Nathan的兴趣所在。在听到Nathan永远只有一个词的回答之后,摊主很快便打消了套话的念头,只是闭嘴带路。走到最后一排笼子前,Nathan注意到一个侧身蜷在地上的男人,他背对着通道。“我想看看这个。”Nathan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主妥协地叹了口气,明显不愿与这个奴隶有任何瓜葛。“如您所愿。”他拍打着挂着锁链的笼门叫嚷,“喂,你,起来。”过了半刻,那个奴隶挣扎着起身,重心落在右脚腕,转身面向通道站好,眼睛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Nathan并不确定那是他,可能是头发的缘故,Peter的脸前总是有该死的刘海荡来荡去。Nathan知道摊贩们为了防止虱子滋生,经常会剃掉入手的奴隶的头发,但无论如何,他从未曾想到他会看到这样一个Peter:一层短短薄薄的细发覆在头骨上,瘦骨嶙峋,浑身湿淋淋,泥泞不堪。他看上去像是二战时被关进集中营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这个了。”Nathan觉得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几百万英里之外传来,像是属于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主惊讶地望着他,Nathan没问任何问题,没商量价格,连检查都没检查过这个奴隶。“这个?他可是D级奴隶,先生。”摊主终于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 Nathan亮出他的许可证,目光一刻不离Peter,“把他从笼子里弄出来,我现在就带他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先生。”摊主对Nathan的不寻常举动可没在意到要放弃一笔交易的程度,他打开笼子上的锁,示意里面的奴隶出来。当他看着Peter手脚并用在污泥之中爬出笼子时,Nathan觉得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,也许是哀恸。“站好。”摊主命令道,Peter站直了身体。“您要是想让他干净点,我们可以提供各种清洗服务,价钱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这么带他走。”Nathan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那一刻,Nathan发现低眉顺目的Peter悄悄抬眼瞄了一下他的新主人,视线交汇时,Nathan眼见Peter带着防备的好奇神色瞬间阴暗下来。阴暗,且异常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 Nathan根本没看清Peter是怎么扑过来的,等他反应过来,Peter已经把他扑倒在湿漉漉的水泥地上,骑在他身上往他脸上一通揍。但Peter太虚弱了,而且不管怎样,Nathan对制服小弟这事简直身经百战。把体重压向一侧,Nathan翻身把Peter压在身下,膝盖顶住Peter的太阳穴,一只手扣住他的喉咙。“停下。”他严厉地喝止。Peter放弃了抵抗,但眼中的怒火丝毫未消。Nathan松了松扣住Peter喉咙的手,好让小弟能够呼吸,但并未完全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摊主拔出电击枪紧张地挥舞着,Nathan伸出空闲的那只手制止了他。“没事了,”他嗓音平稳,“我制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想在运送途中麻醉他吗?”摊主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Nathan思考了一下载着一个怒火中烧的Peter开车回纽约的可行性,最终同意了,“好的,麻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摊主从腰带上取下一支灌满药品的针筒,Nathan不得不再次施力压住Peter好让摊主一针扎进他胳膊。Nathan看着Peter的麻醉生效,而Peter一直用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神盯着他,直到慢慢闭上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 Hiro的团队新营救出的奴隶所在的安全屋,其实是位于皇后区的一栋再普通不过的褐石建筑。Mohinder在D.L.带着他们撞进一堵墙的时候差点把晚饭交代出去,D.L.坚持要确保他们没有被跟踪。抛开这点,整个行程还算顺利,以及,全程大部分时间大家都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门口时Hiro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一个声音,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。”Hiro答道,对着Mohinder挑高的眉毛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Ando松了口气,招呼着他们走进玄关然后关上门。他好奇地打量了一下Mohinder,随即说“很高兴你能加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客人们怎么样了?”Hiro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太好,”Ando承认,“已经过了12个小时,他们开始紧张了。你有带药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了更好的东西来。”Hiro说着转向Mohinder,“Ando,你记得Suresh教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。”Ando弱弱地笑了笑,Mohinder也回应了一个微笑,他很开心能够再次见到And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带了些东西来,也许能帮我们。”Hiro说着,“我想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Ando领着他们穿过狭窄的走廊来到后屋,7个男男女女沉默地坐在小客厅里。小客厅仿佛是谁家奶奶在1950年布置好之后就没动过似的,满是品味糟糕的花朵图案长沙发,蕾丝桌巾,和满墙满架子的玻璃小摆件。那些奴隶们,穿着营救者们提供的不合身的衣服坐在这毫不搭调的场景中,身心俱疲。Mohinder注意到了每个人右手腕内侧都有单螺旋纹身。有些人在Mohinder走进来是瞥了他几眼,有些人则匆忙地避开了视线,正是这些戒备才使得他们身为奴隶仍能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 Ando向Mohinder挨个儿介绍了他们,大部分名字他都没听过,但他认出了一个:Matt Parkman。Mohinder隐约记得当初那份名单上就有这个名字,那是太久之前的事了,已经久远到像是在另一个人生里发生的事。这个名字属于一个圆圆胖胖的中年男人,Mohinder认真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讶异地记起他认识他,在Kirby大厦那天晚上他见过他。Mohinder依稀记得手里握着枪的感觉,记得他要保护Molly,记得弹孔里冒出的鲜血的温度,记得Molly挣脱他追着远去的担架。如果Parkman有认出Mohinder,他并未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Mohinder,告诉他们你跟我说的那些。”Hiro发话。D.L.,Ando和全部7个奴隶都期待地望着Mohinder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为我已经研制出了可以逆转’解药’药效的注射剂。”Mohinder谨慎地开口。D.L.怀疑地看向Hiro,而有些奴隶已经兴奋地骚动起来,但Mohinder不为所动。“新的注射剂会模拟’解药’的效用以阻止戒断反应产生,你可以停止服用’解药’,注射剂会保证你的安全,骗你的身体认为’解药’在发挥作用,与此同时你的身体可以把’解药’代谢出去。你的能力会逐渐恢复,两周之后,你就可以停止注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能让人恢复自己原有的能力?”Matt Parkman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为它能。”Mohinder严肃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’认为’?”Ando也发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在12个人身上做过试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永久地恢复了能力吗?”一个奴隶问道,是个年轻的红发女孩,Mohinder没记住她的名字。 

        犹豫了一下,Mohinder开口,“理论上来说,是的。我不能冒险告诉他们注射剂究竟是什么,以防他们走漏风声。所以我让他们回到继续服用’解药’的日常生活,并没告诉他们能力有可能已经恢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奴隶都一头雾水,但D.L.立刻理解了,“你没告知那些奴隶们就用他们做了试验。”他一针见血地指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Mohinder小声嘟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听众们沉思起来,直到Parkman打破了沉默,“有副作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摇头,万分庆幸他可以说真话,“没什么严重的。会有些头疼,眩晕,以及疲劳感。非常轻微的戒断反应,考虑到另一种选择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……怎么着?”D.L.看看Hiro又看看Mohinder,“你要把所有参与反抗组织的人的超能力都还回去,然后我们就可以征服世界还是别的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的。”Mohinder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 D.L.看向Hiro,“你的能力,加上大家的能力,想想我们能做多少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Ando跨前一步加入争论,“你不能给Hiro注射那个。Hiro,我们不知道那到底会对你的身体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Mohinder,他说那不会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Ando改说日语了。Mohinder看着Ando语速惊人且不甚赞同地说了些什么,愈发不安起来,直到看到Hiro平静地回复了他。他们只谈了几分钟,但Mohinder感觉到是否要尝试他的新疗法这个决断完全仰仗这次谈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Hiro突然换回了英文,“为了拿回我们失去的东西,冒点险也值得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 Ando叹气,但他还是点头拍了拍他好朋友的肩膀。Hiro转身看着Mohinder,D.L.和其他的前奴隶们,“我愿意尝试Mohinder的新药,”他说,“如果有人不想试,我们会持续提供’解药’的。但如果你想要有个机会拿回你的能力……谁愿意跟我一起冒这个险?”

        Mohinder感到胸口传来阵阵悔恨的痛,全部7名刚刚获救的奴隶都高高地举起了手。

(第二章完)

TBC...


译者注:我在简介里说过,这篇文算是Heroes第一季的半AU,全员出场剧情向,所以可能会没有那么多大家喜闻乐见的兄弟谈恋爱情节,但相信我,BrighteyedJill太太的笔力十分了得,剧情超级好看,大家慢慢enjoy吧~

更新仍旧缓慢而且不定时,请各位小伙伴们耐心等待下一章……

评论(1)
热度(6)

© Little Fall of Rain | Powered by LOFTER